北美财税网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北美财税网

首页

新闻快讯

美加移民和投资财税服务

金融开放下CFO的机遇与挑战

来源:《新理财》2018年5月1日出版
作者: 杨晔 美国管理会计师协会(IMA)全球董事

CFO要将本次金融开放作为审视企业战略目标、投资方向和业务模式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并积极建立国际与国内经验相融合、技术不断创新和动态战略竞争的意识,同时注重风险规避。

 
2018年4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宣布,中国将落地11项金融开放措施,其中包括对内外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银行持股比例一视同仁,大幅度放宽外资对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持股比例,以及积极鼓励外资进入信托、金融租赁、汽车金融、货币经纪、消费金融等银行业金融领域的重磅政策。2018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而中国央行所宣布的多项金融开放政策和措施也正是改革开放不断强化的具体反映。这些政策将对我国的银行业和实体经济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企业的CFO应从本次金融开放政策中理解哪些未来趋势变化,并如何看待和指导企业未来的工作?

本文将通过本次金融开放对CFO的投融资思路、业务发展、创新意识与风险思维等4个视角来进行详细的探讨。

 

 

更多的投融资思路和工具
随着美联储不断加息和全球货币紧缩的趋势形成,中国经济也同样面临增量资金支持的挑战,并希望最大化避免资本流出对中国企业和资本市场所带来的不利冲击。此次金融开放正是中国央行针对国际金融和货币变化的大趋势,强力推出支持中国经济的重要举措。这将促进中国形成更开放的金融市场,并将能够吸引|更多的国际资金通过各个维度来支持中国的经济建设。


这意味着企业CFO将有机会和更多的国际性银行、金融机构和金融工具打交道,并有机会接触到更多投融资手段以及多样化的金融产品,助力企业的财务运营。我国企业传统上银行贷款类直接融资较多,这间接造成企业资产和现金流的盘活度不够,即使通过资本市场进行融资,也因为和境外金融和基金类企业的直接连接度不够,造成规模和方式受限。而在本次金融开放后,境外金融机构无疑会更加充分地利用自身在境外资本市场和金融类企业的关系与渠道,并在其拥有控股权的中国境内子公司中推出更多更具灵活性的金融产品,这将非常有助于中国企业多样化的投资和融资需求。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一方面,我国企业的CFO务必要积极学习各种国际性的投融资知识和技能,深入理解不同投融资工具为企业所带来的价值,并密切关注投融资的新型业务模式;另一方面,要仔细研究自身企业的战略目标,以及企业优质资产与核心竞争力之间的关系,并深入规划企业未来的融资需求、投资目的和业绩预期,这样才能在未来投融资环节中更好地与这类国际性金融机构进行对接与协调,并从中获得最合适的金融工具和最优化的融资成本。毫无疑问,本次金融开放将大大促进中国境内投融资方式和金融工具多元化,满足更多中国企业的投融资目标,并且降低融资成本,这也将非常有助于提高包括CFO在内的企业高级决策者的投融资视野和思路。

 

有助于CFO把握业务发展和投资方向

金融开放表面上是金融行业的事情,但是事实上对实体经济的战略规划、业务发展和投资方向有非常重要的影响。我国的经济结构需要不断转型升级,而很多业务转变实际上是西方企业曾经经历过的,也是境外金融机构曾经在投融资过程中接触并参与过的,他们都拥有丰富的经验。例如,过去10年间我国汽车行业的高速发展和居民汽车保有量的飞速增长,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发达国家几十年前工业化的翻版,很多金融投资企业因为理解并把握了这样的现象,获得了非常高额的收益。境外金融企业进军中国,一定希望找到像汽车在华普及和发展的类似业务和行业,以西方的成功经验来进行复制和培养,这样风险相对小而收益比较高。


作为CFO,在金融开放的大环境下,应当理解境外金融企业的投资思路和方向,并让自己的企业也尽可能多地寻找这样的机会,在各自企业所在的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中,观察是否存在西方经济和企业发展历史中已经成功的业务模式和投资方向,并结合中国的经济商业特色来进行深度挖掘和经营,这样非常有助于企业在这些业务模块上获得国际性金融机构的青睐,并使企业能够充分享受金融开放的政策红利,同时利用多样化的融资模式和获得更多资金支持,也能极其有效地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应当说,金融开放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它要求CFO从自身业务、资金需求、国际商业历史沿革、中国特色与国际标准对接等多方面审视自身的业务模块,优化自身的战略投资布局,并充分理解国际金融机构的业务视角,以便更好地帮助所服务的企业加速发展。

要求CFO坚定不移地提高创新和发展意识

金融开放无疑将吸引更多的境外金融企业扎根中国,通过资金来帮助更多的中国企业发展和成长。然而对于CFO来说,应当注意的是,现在正处于新旧动能的转型换挡时期,中国经济的引擎将由新技术、新制造和新模式来引导,唯有企业不断地进行技术创新、业务创新和模式创新,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并获得成功。而我国在国家层面非常明确地支持创新,从经济和商业政策,包括环保、税务和资本市场等各个方面都非常倾向高科技和创新类企业。这充分说明,创新发展是未来企业的前途所在。而我国金融行业的进一步开放,无疑会加快以融资驱动的创新频率和速度,资金也会更倾向于那些以创新进取为目标的企业。

事实上,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过去和现在的商业发展,基本都是建立在科技进步和发展的基础之上,无论是在汽车行业、计算机行业还是人工智能行业都是如此。在金融开放的框架下,国际金融机构将能够获得境内投资金融企业的绝对控股权,这将使其拥有更大的灵活性和更强的资本运作能力来非常积极和敏锐地寻找以科技业务创新为目标的企业,并通过各种投融资形式来支持其发展。


作为我国企业的CFO来说,要充分认识到创新对企业发展的价值所在,也要认识到国际金融企业对创新技术和业务模式的推崇和追捧,在现有业务模式的基础上不断进行和实施科技改善和突破,提高产品竞争力,提高壁垒,这样更有利于获得更多国际金融企业的青睐,同时也能够较好地规避因为竞争对手不断创新而获得多样化融资支持所造成的被动局面。

 

务必要具备成熟的风险管理思维

金融服务是典型的受益和风险并存的行业,而对任何一个实体企业来说,金融服务主体和金融工具的多样化,都意味着潜在风险的提高。CFO是企业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的核心把关人,更要对金融开放所带来的风险有更清醒的认识与深刻的理解。

在我国企业的经营实践中,屡屡出现在和国际金融机构进行交易时出现重大损失的情况。例如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和高盛的期权对赌、中信泰富投资的杠杆式外汇合约等给企业带来巨额损失,虽然过去多年,仍然历历在目,成为企业高管必修的风险管理经典案例。金融开放,虽然将给中国企业带来更多的投融资机遇,但也意味着中国企业的决策者将有可能和这些国际金融企业成为直接的对手,在市场上进行竞争。

企业CFO要充分意识到,选择这些企业的产品、服务和工具,特别是一些不熟悉的业务之前,要充分考虑其对企业所产生的潜在风险和损失,要进行反复论证,并从法律和财务层面充分理解金融合同的责任和义务,并在做好情景推演、财务和运营的应急规划之后再确定最终的金融合约以及实施。

应当承认,从我国金融资本市场的现有情况来看,很多中国企业的金融风险意识并不是很强,资产负债率较高、股权质押比例很高的上市企业比比皆是,一旦出现金融市场的波动,对这类企业的影响首当其冲。低价抛售资产还债、兜底式增持鼓励员工托住股价等行为都证明很多企业开始对风险不重视,而在风险一旦变成现实之后的无奈。而未来的金融开放,所引入的部分境外金融企业一定会在合同制定和市场操作层面上利用中国企业对金融产品的不熟悉、对风险管理的疏忽和内部控制的漏洞,达到谋利的目的。

作为企业核心管理成员的CFO,务必要以金融开放的风险和机遇并存的视角看问题,将提高风险管理意识和风险管理能力作为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在平衡积分卡学习与成长维度的重要内容来考虑并实施,严格把控并优化企业的金融风险,才能最合理地利用金融开放为企业所带来的机遇和收益。

我国本次金融开放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它将为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注入巨大活力,并将显著提高我国企业和资本市场的资金供给,并为企业提供多元化的金融产品和工具选择,有助于企业提高投资灵活性、降低融资成本,并充分利用更丰富的投融资方式来提高企业的活力。对于实体企业,特别是像CFO级别的企业高管来说,务必不能仅单纯地认为这是中国金融和资本市场的一次改变,而要将本次金融开放作为审视企业战略目标、投资方向和业务模式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并积极建立国际与国内经验相融合、技术不断创新和动态战略竞争的意识,促进企业的积极发展。与此同时,我国企业在金融开放框架下也将面临更大的金融和资本市场风险与挑战,这要求企业的CFO能够在经济趋势、金融产品风险管理等各方面进行更缜密更细致的思考,并进行全面的情景规划和分析,这样才能更好地与国际性金融机构进行沟通、谈判与合作,使企业规避不必要的风险,从而充分利用金融开放的政策和业务红利帮助企业创造更大价值。

 

 

 

本文作者系美国管理会计师协会(IMA)全球董事,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和美国注册会计师。

 

 

 

杨晔


来源: 《新理财》2018年5月1日出版

作者: 杨晔(美国管理会计师协会(IMA)全球董事)

 

© 2017 Aacctax01.com   北美财税网   E-mail:info@acctax01.com   京ICP备1100617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4288

扫一扫右方的微信二维码关注“北美财税网”。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北美财税网